曹家麟專訪:一份來自朝鮮戰場的禮物

2021-10-14 15:58

來源: 廣西革命紀念館

2021年7月的一天,自治區退役軍人事務廳接到一個來自北京的電話,來電人說自己叫曹家麟,曾經是中國人民志愿軍67軍199師的一名老兵,如今看到廣西正在舉辦“致敬英烈 為烈士尋親”活動,希望能得到自治區退役軍人事務廳的幫助。
他跟工作人員說道,這些年他多次入朝尋找戰友的安葬地,2019年發現有四名是廣西籍的烈士。他表示自己從曾經的朝鮮戰場帶回來了一些禮物,希望能夠交給戰友的親屬們。

幾天后,自治區退役軍人事務廳的工作人員在機場接待了這位不遠萬里來到廣西的老兵以及他從朝鮮戰場帶來的禮物——四個裝有松骨峰土的水晶紀念碑。在工作人員接過水晶碑的時候,曹家麟告訴工作人員,這個水晶紀念碑中的土取自朝鮮松骨峰阻擊戰戰場遺址,融入了烈士們的鮮血和生命。



松骨峰土水晶碑


曾經并肩作戰 如今天地兩隔
1950年,年僅14歲參軍,15歲跟隨中國人民志愿軍跨過鴨綠江。曹家麟被安排到中國人民志愿軍67軍199師政治部文工隊,和戰友們一邊編演節目宣傳典型,一邊準備隨時出動支援前線。
1951年10月,曹家麟所在的67軍199師在金城地區擔任防御作戰任務,在戰斗進入最激烈的時候,志愿軍與美軍雙方輪番爭奪818.9高地,戰場上的每一位朝夕相處的隊友都有可能犧牲。
一天,曹家麟一如既往的隨著文工隊來到戰場上鼓舞戰友的士氣,然而他卻發現今天的氣氛與往常不同。往日里,戰士們一人兩套軍裝、兩套襯衣。衣服就算破了都是縫縫補補,留著一套新的總也舍不得穿,然而這一次大家卻無一例外地把自己所有的衣服都穿在了身上。他立刻意識到,戰友們此刻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幾天后,曹家麟遇到退下來的部隊,他的淚水瞬間流了下來,出征前兩個連隊共300多名戰士,如今卻只有幾個歸來。年幼的他在部隊里一直受到每一位大哥的照顧,兩次負傷,數次遇險,都是戰友拼死相救才能存活下來,如今朝夕相處的戰友們突然長眠于戰場當中,曹家麟的淚水瞬間模糊了視線。



1951年6月22日,曹家麟(前排左一)作為中國人民志愿軍67軍199師政治部文工隊隊員,跟隨部隊跨過鴨綠江前在橋頭合影。


九次入朝祭奠 尋找初心不改
1956年曹家麟回到祖國,但是他一直惦記著曾經與自己并肩作戰,尤其是在抗美援朝戰場上犧牲的戰友們。
抗美援朝戰場何其慘烈,不少烈士犧牲的安葬地很難找到,其中就包括曹家麟朝夕相處的戰友們。尋找到曾經戰友的安葬地,成為曹家麟余生的愿望。
2000年,曹家麟作為志愿軍老戰士應邀赴朝參加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50周年紀念活動,自那時起,他就希望登上松骨峰,緬懷在1950年松骨峰阻擊戰中,中國人民志愿軍第38軍112師335團1營3連犧牲的英雄們。

直到2019年,83歲的曹家麟終于和團隊一起登上了松骨峰,蒼茫的白雪覆蓋著這座山峰,猶如70年前戰場高地一般映入曹家麟眼前,踏在松骨峰的土地上,曹家麟呼喊著昔日戰友的名字……



2019年83歲的曹家麟在松骨峰祭奠戰友


致敬革命先烈 英雄歸家相聚
最初,曹家麟僅僅是想找到自己戰友的安葬地,一天,他看到志愿軍戰斗英雄李家發的妹妹拿著李家發曾經安葬地的照片,想要祭奠已經犧牲的哥哥,可是如今的朝鮮和當年已經不一樣了,她到了朝鮮卻找不到李家發的安葬地。
“我想要有一個跪的地方,我想要有一個哭的地方?!?李家發的妹妹泣聲跟他說道。這一句話,讓曹家麟的內心大受震撼,其他戰友們還長眠在朝鮮戰場上,如果他不尋找,戰友們的英魂如何安息。這時候曹家麟才意識到,他的任務不僅僅是尋找到自己的戰友,還要幫助其他烈士的親人找到他們的安葬地,在這片土地上還有許多烈士的安葬地他們的親人還沒有找到。
2021年,曹家麟了解到廣西壯族自治區退役軍人事務廳“致敬英烈·為烈士尋親”活動,他想起了松骨峰戰役上曾經犧牲的71位戰友就有四位是來自廣西。如今他們的親人一定和李家發的妹妹一樣,渴望來到烈士犧牲的地方祭奠親人,他向工作人員表示,希望能親自將這些裝有松骨峰土的水晶碑交給烈士的親屬們。
2021年7月16日,在“致敬英烈·為烈士尋親”活動儀式上,曹家麟鄭重地將裝有松骨峰土的水晶碑交給三位犧牲在松骨峰戰役的廣西籍烈士親屬。他說道,這一捧土、一塊石都是融入了烈士的鮮血和生命,承載著他們不畏犧牲的精神。

自治區烈士陵園主任(廣西革命紀念館館長)肖志龍對曹家麟表達誠摯謝意,表示希望通過“致敬英烈 為烈士尋親”公益活動,在全社會營造緬懷英烈、尊崇英雄、關愛烈屬的濃厚氛圍和良好風尚。



曹家麟在廣西革命紀念館將裝有松骨峰土的水晶碑交給烈士后代

備案標識:桂ICP備19009013號-1
主辦單位:廣西壯族自治區烈士陵園  廣西革命紀念館
技術維護:數據信息中心
聯系地址:南寧市長堽路256號

亚洲日韩欧美中字在线_亚洲日韩欧美小说图片_亚洲日韩欧美另类一区二区全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