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跟著海風 那是回家的路——王朝興烈士親屬專訪

2021-09-13 08:54

來源: 廣西革命紀念館

天灰蒙蒙的,咸濕的海風從口岸吹來,連空氣中都氤氳著咸味。這一夜,王燕難以入眠,靜坐門邊與海風為伴。在她的身側放置了一個被擦拭得锃亮的小鐵盒,她反復的打開、合上,靜靜注視著鐵盒里的照片,眼神悲慟,好似積攢了太多太多的話不知從何說起。當太陽漸漸升至地平線,王燕稍作整理便出門了。一路上,她跨過小溪,越過泥濘小路,熟稔的來到一座衣冠冢前,細細擦拭衣冠冢上雕刻的名字——王朝興。


“二爺爺,我是燕兒啊,我們終于找到你了!二爺爺,我們這就去看你!”王燕再也止不住淚水,在衣冠冢前放聲痛哭,為了這一刻,他們一家等了整整68年……


誰人不識郎,熱血上戰場
1930年,王朝興出生,父母對他寄予厚望,在那個食不果腹、饑腸轆轆的年代,王朝興父母二人咬緊牙關送他讀了10年的私塾,眼看兒子就要學成歸來,家里卻突然收到王朝興要應征入伍的消息,把二老給急壞了。父母擔心戰場上刀劍無眼,他一介文弱書生如何吃得了這份苦,再三勸說下,見王朝興心意已決,父母便只好作罷。只是二老怎么也沒想到,這一面竟成了訣別……
1951年,王朝興正式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成為廣西軍區暫編第三團的一名戰士??姑涝瘧鹨鄞蝽懞?,王朝興第一時間報名想要隨軍奔赴前線,但組織上念及其有文化知識,本著惜才的角度,希望他可以留守后方,在其他崗位上有所作為。王朝興見一次申請未過,便又開始了第二次、第三次的申請,還直言只要自己能上前線,哪怕是把政委辦公室的門檻給踏破也在所不辭。第三次遞交請戰書時,王朝興在志愿書的背后洋洋灑灑地寫下:堅決抗美到底,終身獻于革命,為人民服務到底!再次闡明他想要奔赴一線的決心!在他“三顧茅廬”下,政委終于松了口,王朝興如愿踏上了前往鴨綠江的路。



拳拳赤子心 殷殷愛國情

到達朝鮮戰場后,王朝興主動請纓加入敢死隊。敢死隊是志愿軍中最英勇也是最危險的隊伍,是我軍一招制敵的“秘密武器”!敢死隊員需要在敵軍防守最薄弱時直擊敵營腹地,暗殺敵軍重要身份的首領,以此擾亂敵方軍心,打破敵方防守,為后期大部隊正面決戰掃清障礙??梢哉f,每一場戰役的背后,都有敢死隊員的身影。
“既然來了,就要最大程度的實現自我價值,我也要參加敢死隊的選拔,爭取成為敢死隊的一員!”這是22歲的王朝興記錄在筆記本上的話,寥寥數語間展現了中國戰士不畏艱險,不懼犧牲的軍人魄力!通過層層篩選,王朝興最終憑借身手敏捷、有勇有謀,成功入選中國人民志愿軍敢死隊。他曾在信中回憶道:“每次出任務就像在刀刃上行走,必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稍稍行差踏錯都有可能斷送性命。刺殺敵人的刀是無比鋒利的,我們總是一手捂住敵人的嘴巴,再用力把他的頭往一側掰折,最后用拿著尖刀的手往他的頸動脈一抹,整個過程,要做到“行云流水”般,不能讓他發出半點聲響。隊友之間要默契配合,一旦有人暴露,后果不堪設想。每次執行完任務回來,我的眼睛、鼻子、嘴巴到處都會濺滿鮮血,有一些是敵人的,有一些是我自己的,那刺鼻的血腥味兒常常熏得我難以入眠……”

“記得剛來時,朝鮮還是漫天白雪,寒風凜冽,現如今,土里都開始漸漸長出小嫩芽了,相信再過不久,這一片山頭就該變得郁郁蔥蔥了,只是不知這戰事何時才能結束。昨天,組織臨時委任我為副排長,命我帶領一個班的戰士在今夜凌晨,越過三八線潛入敵軍腹地進行暗殺,希望這一次,我們也可以圓滿完成任務,平安歸來!”令人遺憾的是,這次暗殺行動到一半時就有戰士暴露了,暴露后無處可藏的敢死隊員們只能與敵人進行殊死一搏。那一夜,只見敵營火光沖天,漫天的槍擊掃射聲、打殺聲震耳欲聾,王朝興全身多處中彈,執行任務的敢死隊員全員犧牲,王朝興那蒼勁有力的字再也沒有在他的筆記本上出現……



苦尋六十載? 今朝入夢來

在距離王朝興犧牲幾千公里外的廣西北海,王家人在王朝興父母的墳塋旁為他修建了一座衣冠冢,里面埋葬著他昔日使用過的一本學習筆記和一支鋼筆。今年,是王朝興犧牲的第六十八年。這六十八年來,王家人一直把尋找王朝興遺骸作為家族中最重要的事??蔁o奈由于戰事已久、傷亡人數眾多等種種原因,王家人一直未能找到其遺骸。在漫長的等待中,王朝興的父母與兄弟姐妹相繼離世,未能在有生之年看到王朝興忠骨歸國土,忠魂回故鄉,成為縈繞在他們心頭永遠的痛。


2021年,聽聞廣西革命紀念館正在舉辦“致敬英烈、為烈士尋親”活動,王家人的眼中再一次燃起了希望的曙光。接到王朝興烈士家屬來信后,廣西壯族自治區為烈士尋親工作組積極響應,第一時間做出工作部署:安排一組負責查找翻閱烈士史料及檔案,二組負責與王朝興所屬的屬地退役軍人服務站溝通確認具體情況……在多方通力合作下,終于在朝鮮開城志愿軍烈士陵園找到了王朝興烈士,至此,這場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漫漫尋親路終告一段落。


又是一陣咸濕的海風吹過,陽光透過層層葉隙倒映在王朝興烈士的衣冠冢前,王燕席地而坐,目光柔和而堅定,望著衣冠冢柔聲地說:“二爺爺,每當海風吹過你記得跟著它,那就是回家的路!”

備案標識:桂ICP備19009013號-1
主辦單位:廣西壯族自治區烈士陵園  廣西革命紀念館
技術維護:數據信息中心
聯系地址:南寧市長堽路256號

亚洲日韩欧美中字在线_亚洲日韩欧美小说图片_亚洲日韩欧美另类一区二区全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