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六十余載的等待——蘇錦琳烈士親屬蘇錦文專訪

2021-09-06 10:16

來源: 廣西革命紀念館

銀坑的傍晚是安靜的,咸咸的海風時起時停,夕陽的余暉慢慢褪盡。像往常一樣,吃過晚飯,蘇錦文搬來一張板凳,在家門口靜靜地坐著,目光投向村口的方向,夕陽把他傴僂的背影無限地拉長。他在等大哥蘇錦琳回家,可這一等,就是六十多年......


兄弟連心齊上陣
蘇錦文心里很清楚,大哥蘇錦琳再也回不來了。當年,他和大哥一起參軍,在解放戰爭中的不同戰場上,與國民黨反動派展開激戰。只是后來,蘇錦文平安地回到了銀坑村的家,蘇錦琳則永遠地留在了數千公里外的異鄉。
“當時是我先去當兵的,我把我在部隊里的發生的事情寫在信里,然后捎回家。我媽說,每次我的信一到,大哥都是頭一個去看信的,就坐在那個門口看,飯也顧不得吃?!碧K錦文抬起手里的拐杖指了指門口,那只握著拐杖的手布滿一道道溝壑似的皺紋,依稀可見當年打仗留下的痕跡,“我大哥從小就想當兵打仗,保家衛國,他覺得那是真正的大丈夫??伤羌依镒畲蟮?,幾個弟弟妹妹都沒長大,他要養家,所以我去當兵的時候他還沒去。但他想去當兵的心是改不了的?!?/span>
蘇錦琳想參軍入伍的愿望一天比一天強烈。在新婚后不久,他就向父母、妻子表明心意,毅然加入了他心里最向往、最神圣的隊伍中。他和弟弟蘇錦文被分在同一個連隊中,但進入戰場后,兩個人就分開作戰了。在戰場上,蘇錦琳面對敵人毫不退縮,大無畏的精神正如他想參軍入伍的心一樣堅如磐石。他最終倒在了那片被鮮血染紅的土地上。
蘇錦文是幸運的,殘酷的戰場沒有同時奪走兩兄弟的生命;可他又是不幸的,他永遠地失去了自己的親大哥。1957年,蘇錦文復員回家。他滿心歡喜,以為大哥蘇錦琳也從戰場中活了下來,就在家里等著他。沒想到的是,回家后迎接他的,竟是蘇錦琳已在戰爭中犧牲的消息。

“我聽到這個消息后,心都在滴血??!”時隔數十年,蘇錦文說起此事還是沉痛萬分,“我和大哥一起上的戰場,結果我回來了,他留在那了,是我把他弄丟了??!”這位曾經在最危險的戰場上仍面不改色的88歲老人,現在卻渾身顫抖,淚流滿面。


六十余載尋無蹤
“把大哥弄丟”一直是蘇錦文心中的痛,把蘇錦琳的遺骨找到,成為了他畢生最大的心愿。他本來就是真正上過戰場的人,心里很清楚,受當時戰爭環境的影響,有很多犧牲的戰士來不及轉移,只能就地安葬,在一些激烈的戰斗中,甚至連遺體都找不到,所以找到蘇錦琳的希望十分渺小。但也有許多犧牲的戰士安葬在烈士陵園里,這讓蘇錦文又看到了些許希望。多年來,他嘗試各種途徑尋找蘇錦琳的遺骨,從不言放棄,也漸漸感染了家里的人。從此,找到蘇錦琳的遺骨,便是蘇家人最大的執念。

數十年過去,蘇錦文漸漸老去,尋找蘇錦琳遺骨的事便落到了小一輩的身上,其中就包括蘇錦琳的侄子蘇明。


歷盡風雨終如愿
在蘇家人通過各種途徑尋找蘇錦琳烈士遺骨的同時,廣西壯族自治區為烈士尋親工作組也在積極行動,為蘇錦琳烈士尋找他的親人。為蘇錦琳烈士尋找親人受到了為烈士尋親工作組的高度重視。廣西革命紀念館館長肖志龍和廣西革命紀念館文保編研科長韋鴻全程跟進工作的進展,密切關注尋親工作的情況變化。為烈士尋親工作利用現代發達的網絡傳播技術,積極開辟尋親新途徑,于2021年4月15日,在網絡上發布文章《尋廣西北海籍志愿軍蘇錦琳烈士親人,他的英名鐫刻于長春市革命烈士陵園,靜候家人祭奠》,利用網絡迅速而廣泛的傳播優勢,為尋找蘇錦琳烈士的親人助力。
三天后,為烈士尋親工作組收到了一封郵件,郵件的發送者自稱是烈士蘇錦琳的侄子蘇明,他們也一直在找蘇錦琳烈士遺骨的下落。收到消息后的工作組十分激動,詳細地進行了身份信息的核對,確認蘇明就是蘇錦琳烈士的親屬。當為烈士尋親工作組得知蘇錦琳的弟弟蘇錦文也是解放戰爭老兵,并仍在世時,更是激動。為烈士尋親工作組正式向蘇明和蘇錦文傳達消息說:“蘇錦琳烈士的遺骨已找到,現安葬在長春市革命烈士陵園。蘇錦琳烈士和蘇錦文老先生是一對英雄兄弟!請放心,我們會盡快安排你們前往長春祭拜!”

蘇錦文聽到這個消息后,壓在心中多年的大石頭終于落了下來,他擦了擦淚水,把拐杖放到墻邊,努力站直佝僂的身子,右手臂緩緩抬起,顫抖卻堅定地敬了一個軍禮:“我蘇錦文和大哥蘇錦琳,永遠忠誠于黨和國家!感謝黨和國家!”


又是一個傍晚,咸咸的海風不知疲倦地掃著大地。蘇錦文搬著小板凳坐在家門口,目光投向村口的方向。金燦燦的余暉打在蘇錦文的身上,佝僂的背影不見往日的孤寂,取而代之的是祥和的安寧。





(廣西壯族自治區退役軍人事務廳“為烈士尋親”工作組走訪蘇錦林烈士親屬)

備案標識:桂ICP備19009013號-1
主辦單位:廣西壯族自治區烈士陵園  廣西革命紀念館
技術維護:數據信息中心
聯系地址:南寧市長堽路256號

亚洲日韩欧美中字在线_亚洲日韩欧美小说图片_亚洲日韩欧美另类一区二区全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